泝.水入成墨

伪酷哥风渣男泝(su)墨,性别男,爱好娚。APH凹凸双厨,图文渣。现在进行一轮菜鸡走路。

【卡埃】Open Ends(开放式结局)

27岁作家卡×22岁学生埃

糖,渣文笔,欧欧西有,少许bug有

下翻食用,祝愉快^ω^

欢迎评论喜欢

↓↓↓↓↓↓↓↓↓↓↓↓↓↓




“卡米尔,你在想什么?”埃米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凛冽的寒风刮的他鼻头和脸颊通红一片。

“关于下一篇文章的故事框架。”

“那你想好了吗?”埃米紧靠着卡米尔坐下,他的恋人是一个热衷于读文章的人,届而也愿意通过这样简单的方式向其他人传达他所闻世界的模样。结局也多是喜忧参半。

“大概还需要一些灵感。”卡米尔握住他年轻恋人的右手放在嘴边哈气。

远处的雪山被初出的阳光照的晶莹剔透,山脚铺出来一片由金色和银色交相辉映的布纱。

埃米把萦绕着奶香的马克杯递过去失笑,“我觉得你更需要甜点。”

卡米尔也不否认,他另一只手握住温热的杯壁先靠热牛奶化解寒冷。

“你其实可以不用陪我来,我们一个系的几个同学也报了这个旅游团,可以互相照应。”

“常待在家里也不好,应该多出来看看。”

才怪。埃米腹诽,你就是单纯的觉得我蠢怕我出远门会丢掉。

旅行团的车要继续出发了,两人回到车内,导游热情的跟大家讲解即将到达的地方是这座绵延雪山的山顶,可以暂时搭帐篷生营,附近有一些当地人的住所也能暂住。

其实埃米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报告作业选择了在开学前两周旅行。

他和卡米尔的相识也很简单又不可思议,只是年长他五岁的优秀作家被邀请到学校做演讲,当时底下黑压压一片,卡米尔也不可能对他一见钟情。现在想起来还是很蠢,到后面的签名会埃米手里拿着笔记本,红着眼睛委屈的问他上一周发表的文章结局怎么那么虐心,拜托卡米尔写续作然后有一个更完美的结局。

卡米尔见过很多像埃米这样的读者,为文章互相痴情的主人公感到惋惜。

“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有资格拥有它最好的结局。”埃米现在还记得卡米尔的回答,语气平淡但很认真。当时埃米当然不肯让步,死缠烂打要到对方的联系方式,花了整整一天写了一篇一万字的评论给对方。

卡米尔开始是觉得他可爱,也经常和他交谈,只不过从来都是围绕最近卡米尔的新作而已。直到偶然有一天好巧不巧遇到卡米尔的瓶颈期才逐渐步入对方的生活。

说起那次瓶颈期卡米尔都觉得是无法忘记的梦魇。他发觉到自己笔下的人物总缺乏一种真挚的爱慕之情,让读者愈发觉得内容空洞,即使文笔再好也不过是空有华丽外表的钻石宝盒。

也正好是这样,卡米尔收获了人生中第一份恋情,感受到恋人未满的伤痛,也的确有一种得不到的惋惜。像是抑郁的阴霾,是狂骤的暴雨。

“我不想继续写下去了,我不想让读者们失望,也不想让你失望。”当时卡米尔在电话里给埃米说,五月夜晚的阳台,空气还是太冷。

“卡米尔,我从来都不把你当大作家,也从来没有觉得你必须要写出多么超凡脱俗的作品。”埃米靠在书桌旁,手里攥着一封没有送出去的心意,“我总会被打动的是你对文章的喜爱,所以我才真的能被内容深深吸引。”

两个人沉默了半晌。

“所以我才被你深深吸引。”

卡米尔新的一篇文章在两周后登刊了,埃米当然迫不及待的跑去买。文章是以信的格式写的,似乎是作者含蓄的对他所暗恋的人倾尽全部的表达,让许多或年轻或年迈的人都回忆起一段属于自己的时光。

“太棒了!我读完哭了好几回…”电话里埃米的声音还听起来糯糯的。

“谢谢,这次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也没办法写出它。”

“是你对喜欢的人写的吗?”

“嗯。”

“他看了一定会答应你的。”

“真的吗?”卡米尔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波澜不惊,可是又有一点开心。

“是啊!”埃米的声音有点颤抖,他希望对方没有听出来自己现在很难过。

“埃米,我喜欢你。”

“啊…”突然埃米感觉内心有什么被冲破了,让泪水决堤。

寒冷的风一拥而入,卡米尔睁开了眼睛。

“卡米尔,我们到了。”埃米一路上没有舍得叫醒他已经交往了两年的恋人,他们来到这个地方后的几天卡米尔都会鼻塞到凌晨两点半。

游客们都下了车,埃米拉着卡米尔的手站在阳光能照到的那片雪地上,浑圆的火球带着不属于这里温度的光完全映入两个人的瞳中。

“卡米尔,这里真的好漂亮啊!”

光把他的蓝眸弄的亮堂,卡米尔看着埃米似乎有点出神。

“卡米尔?”

下一秒个头稍微高一些的作家突然低下头吻上个头稍微矮一点的学生。

“我突然想起来…”趁他那个吵闹的小恋人还大脑当机时卡米尔道,“你那天跑来我家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和你交往,也是刚才那样的眼神。”

那之后的第二天旅行就全部结束了,埃米趴在电脑桌上苦思冥想他最后的作业,qq群里几个朋友还在聊旅行遇到开心的事,突然有人给他小窗发来图片,顺便发了句“看着很配哦无意间就拍下来了!”

埃米好奇的点开,图片上是两个人正要接吻的图片,曙光从还未碰触到的唇间穿透。

而后,这张图成为了某个作家第一本合集书的第一张插图。


【卡埃】先天性卡氏男友综合症(2)

卡埃学院pa沙雕小甜文,本章完结,简短回忆杀有,本篇卡大量撩埃预警。

感谢大家对篇一的喜欢,可能会写小番外。

篇二也继续欢迎评论喜欢。

下翻看学霸继续花式撩学渣

↓↓↓↓↓↓


“衰仔,衰仔!你干嘛呢?”艾比毫不留情的往亲弟弟本来就不好使的脑勺上来了一拳表情又急又气,“姐都问你三遍了,要不要吃芒果蛋糕,现在是大课间哎,你不去操场上和姐的白马王子打篮球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干什么?怕不是被那个面瘫矮子传染了,整天闷着大头做习题。”

“哎呦!姐,你下手轻点儿…”埃米正苦着一张脸抬头看向艾比,“这…我也是没办法啊,哪想到他这么认真负责还要额外布置作业给我。”

“对你认真负责?衰仔你是不是真的傻啦!你没听说过他大哥的威名啊?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对你这么好,小心他后面敲诈勒索你!到时候万一把你绑架了…”艾比越说心里越慌,拼命摇晃埃米的肩膀,“啊啊啊!!!衰仔!姐要你快跟他断绝来往!”

埃米也被她摇的头晕,“老姐你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写小说…”

“姐这是在保护你好不好!等他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咿呀!有你后悔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埃米无意间瞥了眼教室门口,“卡米尔?你不是去图书馆?”

“啊啊啊面瘫矮子!姐警告你!要是你敢欺负我弟弟,姐一定第一个找你算账!略!”

话是这么说了,但是老姐你突然一个转身从后门跑出去是什么操作?埃米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接话尴尬的挠挠头,“呃…卡米尔,那个是我姐姐艾比,她最近可能学习压力太大了所以精神出了点问题…哎?”

埃米发现卡米尔似乎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课桌。

“这个是我老姐刚送来的芒果蛋糕要一起吃吗?正好有两个叉子。”埃米打开包装盒,瞬间淋满鲜奶油和芒果酱的美味甜点就毫无掩饰的出现在卡米尔面前,在他的眼中这块普通的小蛋糕正在不断发出耀眼的光。

“要。”卡米尔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哇…吃的好快…埃米刚把第二口送进嘴里均分过的蛋糕在卡米尔的纸盘里已经差不多要歼灭完毕。

“其实我只是比较喜欢吃芒果而已,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的这份也给你好了。”埃米把自己的这份大方的推了过去也在短时间内被对方一扫而空。蛋糕已经解决了但是对方却还是一直盯着自己似乎想传达什么。

“哎?那个…我这里已经没有蛋糕了,如果你很喜欢的话我明天可以再带给你…”

“嘴角。”卡米尔指了指自己的左颊。

“什…”埃米用指腹抹去唇角的奶油刚要开口道谢就被牵住手腕随后食指就被对方纳入口中,“卡、卡米…尔…”埃米的声音颤抖着没办法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好甜。”肇事者对此进行言简意赅的评价。

“诶…哈哈哈…你喜欢就好”埃米用手背胡乱的蹭蹭脸似乎这样就能把染红的双颊擦净,离埃米拜托卡米尔当他的补课老师已经过去了三周,虽然这个大他两岁的男孩喜怒不形于色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沉闷。

“这个是你从图书馆借的书吗?”埃米指了指卡米尔手中紫色封面的书。

“嗯。”

“有关什么的?…宇宙自然?天文物理?”

“…对了一半吧,”卡米尔翻开书中间夹有羽毛书签的一页缓缓道,“星座。”

“星座?”埃米凑过去泛黄的书页上有一副插图,是一颗尾端由红渐绿的彗星划过幽蓝魅紫杂糅后的夜空所留下来的残影,一直蔓延至远处兀然威戎的高峰后消失不见,“这个是什么啊好漂亮。”

“这是由一颗叫坦普尔·塔特尔的母体彗星抛撒颗粒形成的景象,也就是号称流星雨之王的‘狮子座流星雨’。”卡米尔将书往后翻了一页,是一副浩瀚沉寂的夜被耀眼的光刺穿成千百片的图,仿佛是存在于天上的神使将琉璃挥洒至人间。

“哇,好壮观啊!”埃米睁大眼睛,显然是被深深吸引了。

“嗯,你想去看吗?”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去看了!”埃米偏过头看着卡米尔,忽然觉得对方的眼睛就宛如书中插图上沉寂的夜空,但不同于死寂的是一种透亮的温柔的钴蓝。

啊…糟糕。埃米心想,他的脸颊一定又变成可疑的红色了。

卡米尔倏地回忆起幼时他独自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在等大哥来接他,那个有一根呆毛的小男孩一定要打破他身边的寂静,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小望远镜递给他指着天上的星,稚嫩的声音兴高采烈的告诉他。

“星星也连成一片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一个人了。”

我想进入你的世界。

“卡米尔,卡米尔!!!”埃米火急火燎的冲进教室拉住卡米尔的手就往外跑,推开拥挤的人群指着上面期末考试排名表,“快看!我、数学!八十六!”

“嗯。”卡米尔平静的抬起头,泯了泯唇角。

“卡米尔…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我没有。”

“你就有!我、我都看见了!”

“…那你有没有记得你说过什么。”

“啊,是指请你吃好吃的吗?我最近有在好好存零用钱,所以只要不是特别贵的话,没问题的!”

“什么,难道不是前一句吗。”

“前一句?”埃米愣住了,他居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就是…‘我什么都答应你’那句。”

啊啊啊?原来承诺的是那句吗!还没等埃米反应过来,卡米尔反握住他的手吻上指背。

“埃米,”卡米尔看着对方红透的脸掺杂着请求和温婉的语气和声道,“和我一起去看流星吧。”

我想让你进入我的世界。


—END.—


【卡埃】先天性卡氏男友综合症(1)

卡埃学院pa短篇(可能)沙雕小甜点,微量雷安注意,先卡单箭头埃后双箭头,处女作小学生水平注意可能欧欧西有,欢迎评论喜欢。

下翻看理科学霸如何花式浪漫撩学渣↓↓↓↓↓




埃米眉头紧锁的看着手中的试卷,似乎要将右上角的成绩一栏盯出洞来。

五十九,五十九,又是五十九。埃米抬起头左手猛的捂住眼睛,绝望的一巴掌拍的自己额头生疼。

数学怎么就这么难呢?难不成真的是自己脑子不好使?想起上一次考试好巧不巧就是每逢学期来一回的期中考,还记得母上大人阴着脸一把揪住自己打了许多发胶才固定好的呆毛劈头盖脸一顿说教,姐姐艾比是争点儿气,比及格线六十个位数还多了个一,堪堪逃过母上的鸡汤,想起母上的说教埃米更是心累,句句不离他的后桌卡米尔。

班上的数学课代表——卡米尔,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上学期换座位调到自己后面的,表哥雷狮是学校高中部扛把子,一言不合就翘课从来都是无视校纪校规简直为所欲为,偏偏人家成绩还不错,传闻当时他考试时打着哈欠长腿一跨走进班门,拍拍旁边的同学随手抢来一支校门口小卖部一块五毛的黑色中性笔,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开始作答成绩一下来就能进年级前五,果然是家族基因优秀。

正在埃米犯愁要不要回家“领奖”时教室门突然开了,别人家的小孩沉默的走进来直直冲着埃米的方向忽略对方站在自己座位旁弯腰翻桌仓。

“那个…卡…卡米尔!”埃米回过头有点紧张的看着卡米尔结果在对方视线对过来时又猛的移开,“那个,你…你…昨天数学考了多少分啊?”

“满分。”卡米尔是班级里不常开口的男生,一年四季都要戴着帽子和围巾,给这个本来就让人捉摸不透的男孩子理所应当的增加了一个难以接近的考核项目,所以每次埃米上课时都会觉得后背发凉。

“啊哈哈哈好厉害啊!”埃米不知所措的挠挠头,对方没有回答一直沉默让埃米更慌了,“我数学成绩真的太差了,其实上课都有认真在听的,笔记也有在做…”埃米小心翼翼的看过去卡米尔还是耐心的在等自己说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成绩这么好能不能…能不能拜托你给我补习!”埃米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内心忐忑。

“……”

“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

“…可以用我全部的零用钱给你买好吃的!”

“……”

没戏了,肯定没戏。埃米叹口气,果然自己还是太强人所难了。重新睁开眼睛,卡米尔低头在桌上写着什么可能根本就没理会他刚才冒昧的话。埃米背起书包准备离开,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手腕,他惊慌失措的看回去,一张纸条被塞进他的手里。

“这上面是我家的住址,以后晚上八点可以来补习。”

“…哎?”

“如果期末成绩提高了,务必实现刚才的承诺。”

“…哎、哎?”

没等埃米反应过来,卡米尔已经离开了教室。


嗯…一天零用钱是二十元,一周七天…周末没有零用钱就是五天…一周就是一百元,离期末考试还有五周就是五百元…但是自己还要买芒果…就…多少钱来着?埃米蹙眉,虽说好像真的解决了成绩的问题,但是天知道这个富二代家的小少爷喜欢吃什么山珍海味,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平民的小破烂钱包能不能满足对方的要求。但总比自己一直被五十九分钉在耻辱板上要强,说不定到时候成绩一好母上一高兴多给自己一些零用钱,说实在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滴——”

埃米被突如其来的鸣笛声吓了一跳,回过头是一辆黑色的摩托车,车上的人戴着头盔认不出是谁,但是后座上的人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

“埃米?”后座的人摘掉头盔露出蓬松的棕发祖母绿色的眼睛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啊、安哥?”埃米上下打量着摩托车又看着这个平时勤俭节约的男青年,怎么会突然打摩托车回家。

“看屁,小鬼。”前位的人突然也摘下头盔,紫色的眸不屑的看着他。

雷、雷狮!??不是吧!他们关系不应该很差才对吗?埃米下意识后退几步。

“雷狮你这么凶做什么?这是我们初中部的学弟。”

“啧,老子知道,妈的打上学期就没少听过这小鬼名字。”雷狮的表情更加阴森,没等安迷修再说什么就重新戴好头盔说了句坐稳直接开走了,老远还能听见安迷修的惊呼声。

原来他们的关系好像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差,埃米继续往卡米尔写的地址走,等等什么叫上学期就没少听过他的名字?难不成是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让雷狮来找他算账的?想到这里埃米赶紧摇摇头安慰自己不可能的,而后前进了十分钟左右就走到了目的地,从外面看起来都要比一般的房子大许多,埃米紧张的按下门铃有点焦灼的等待,没过多久就是熟悉的声音,“哪位。”

“卡米尔!我是埃米!”

“…进来吧,直接推门就可以。”

“啊、好!”埃米推门进入玄关,门口是鞋柜只摆了两双运动鞋,埃米只是好奇但没有多问,卡米尔指了指他脚旁已经准备好的拖鞋,“穿那个就可以。”

“啊…”在埃米记忆中好像从来没见过卡米尔不戴帽子和围巾的样子显然是愣住了,居然也不出意外的好看,怪不得虽然对方总像个闷葫芦似的暗恋他的女生也能排到三条街后。

“你一直站在门口做什么。”

我第一次见你这样挺好看的。

“啊?啊我第一次进到这么大的家里感觉有点惊讶一不注意就走神了。”埃米吞回失礼的话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你还去过别的同学家?”卡米尔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开口。

“呃…?”埃米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这句话的用意。

“没什么,别在意。”卡米尔转身往卧室走。

卡米尔的卧室没有房子的其他地方华丽,反而是很普通的简约风,也不是很大,从窗户往外看似乎能看到学校,“啊、从这里能看到我家哎。”埃米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指了指远处一栋黄色的楼房。

“我知道。”卡米尔没看他只是从书柜里翻出一些学习资料递过去,“我分析过学校发下来的练习册,例题和习题部分与近年来的中考大纲没有太多联系,所以抛开它先从这本开始,试着做。”

埃米低下头看着手中沉甸甸的五年好题三年重高,瞬间学习热情下去了一大半。

啊…?

试试就逝世。


集训中学设计课画雷安真开心,皮一波哈哈哈
感谢卡卡的帽子和围巾以及金小天使的矢量箭头激情支持
不知道学官爸的logo会不会被打
大致画的就是两位的爱好(还有卡卡的)——他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