泝.水入成墨

伪酷哥风渣男泝(su)墨,性别男,爱好娚。APH凹凸双厨,图文渣。现在进行一轮菜鸡走路。

【卡埃】先天性卡氏男友综合症(1)

卡埃学院pa短篇(可能)沙雕小甜点,微量雷安注意,先卡单箭头埃后双箭头,处女作小学生水平注意可能欧欧西有,欢迎评论喜欢。

下翻看理科学霸如何花式浪漫撩学渣↓↓↓↓↓




埃米眉头紧锁的看着手中的试卷,似乎要将右上角的成绩一栏盯出洞来。

五十九,五十九,又是五十九。埃米抬起头左手猛的捂住眼睛,绝望的一巴掌拍的自己额头生疼。

数学怎么就这么难呢?难不成真的是自己脑子不好使?想起上一次考试好巧不巧就是每逢学期来一回的期中考,还记得母上大人阴着脸一把揪住自己打了许多发胶才固定好的呆毛劈头盖脸一顿说教,姐姐艾比是争点儿气,比及格线六十个位数还多了个一,堪堪逃过母上的鸡汤,想起母上的说教埃米更是心累,句句不离他的后桌卡米尔。

班上的数学课代表——卡米尔,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上学期换座位调到自己后面的,表哥雷狮是学校高中部扛把子,一言不合就翘课从来都是无视校纪校规简直为所欲为,偏偏人家成绩还不错,传闻当时他考试时打着哈欠长腿一跨走进班门,拍拍旁边的同学随手抢来一支校门口小卖部一块五毛的黑色中性笔,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开始作答成绩一下来就能进年级前五,果然是家族基因优秀。

正在埃米犯愁要不要回家“领奖”时教室门突然开了,别人家的小孩沉默的走进来直直冲着埃米的方向忽略对方站在自己座位旁弯腰翻桌仓。

“那个…卡…卡米尔!”埃米回过头有点紧张的看着卡米尔结果在对方视线对过来时又猛的移开,“那个,你…你…昨天数学考了多少分啊?”

“满分。”卡米尔是班级里不常开口的男生,一年四季都要戴着帽子和围巾,给这个本来就让人捉摸不透的男孩子理所应当的增加了一个难以接近的考核项目,所以每次埃米上课时都会觉得后背发凉。

“啊哈哈哈好厉害啊!”埃米不知所措的挠挠头,对方没有回答一直沉默让埃米更慌了,“我数学成绩真的太差了,其实上课都有认真在听的,笔记也有在做…”埃米小心翼翼的看过去卡米尔还是耐心的在等自己说完,“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成绩这么好能不能…能不能拜托你给我补习!”埃米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内心忐忑。

“……”

“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

“…可以用我全部的零用钱给你买好吃的!”

“……”

没戏了,肯定没戏。埃米叹口气,果然自己还是太强人所难了。重新睁开眼睛,卡米尔低头在桌上写着什么可能根本就没理会他刚才冒昧的话。埃米背起书包准备离开,突然被一股力量抓住手腕,他惊慌失措的看回去,一张纸条被塞进他的手里。

“这上面是我家的住址,以后晚上八点可以来补习。”

“…哎?”

“如果期末成绩提高了,务必实现刚才的承诺。”

“…哎、哎?”

没等埃米反应过来,卡米尔已经离开了教室。


嗯…一天零用钱是二十元,一周七天…周末没有零用钱就是五天…一周就是一百元,离期末考试还有五周就是五百元…但是自己还要买芒果…就…多少钱来着?埃米蹙眉,虽说好像真的解决了成绩的问题,但是天知道这个富二代家的小少爷喜欢吃什么山珍海味,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平民的小破烂钱包能不能满足对方的要求。但总比自己一直被五十九分钉在耻辱板上要强,说不定到时候成绩一好母上一高兴多给自己一些零用钱,说实在他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滴——”

埃米被突如其来的鸣笛声吓了一跳,回过头是一辆黑色的摩托车,车上的人戴着头盔认不出是谁,但是后座上的人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

“埃米?”后座的人摘掉头盔露出蓬松的棕发祖母绿色的眼睛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啊、安哥?”埃米上下打量着摩托车又看着这个平时勤俭节约的男青年,怎么会突然打摩托车回家。

“看屁,小鬼。”前位的人突然也摘下头盔,紫色的眸不屑的看着他。

雷、雷狮!??不是吧!他们关系不应该很差才对吗?埃米下意识后退几步。

“雷狮你这么凶做什么?这是我们初中部的学弟。”

“啧,老子知道,妈的打上学期就没少听过这小鬼名字。”雷狮的表情更加阴森,没等安迷修再说什么就重新戴好头盔说了句坐稳直接开走了,老远还能听见安迷修的惊呼声。

原来他们的关系好像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差,埃米继续往卡米尔写的地址走,等等什么叫上学期就没少听过他的名字?难不成是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让雷狮来找他算账的?想到这里埃米赶紧摇摇头安慰自己不可能的,而后前进了十分钟左右就走到了目的地,从外面看起来都要比一般的房子大许多,埃米紧张的按下门铃有点焦灼的等待,没过多久就是熟悉的声音,“哪位。”

“卡米尔!我是埃米!”

“…进来吧,直接推门就可以。”

“啊、好!”埃米推门进入玄关,门口是鞋柜只摆了两双运动鞋,埃米只是好奇但没有多问,卡米尔指了指他脚旁已经准备好的拖鞋,“穿那个就可以。”

“啊…”在埃米记忆中好像从来没见过卡米尔不戴帽子和围巾的样子显然是愣住了,居然也不出意外的好看,怪不得虽然对方总像个闷葫芦似的暗恋他的女生也能排到三条街后。

“你一直站在门口做什么。”

我第一次见你这样挺好看的。

“啊?啊我第一次进到这么大的家里感觉有点惊讶一不注意就走神了。”埃米吞回失礼的话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

“你还去过别的同学家?”卡米尔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开口。

“呃…?”埃米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这句话的用意。

“没什么,别在意。”卡米尔转身往卧室走。

卡米尔的卧室没有房子的其他地方华丽,反而是很普通的简约风,也不是很大,从窗户往外看似乎能看到学校,“啊、从这里能看到我家哎。”埃米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指了指远处一栋黄色的楼房。

“我知道。”卡米尔没看他只是从书柜里翻出一些学习资料递过去,“我分析过学校发下来的练习册,例题和习题部分与近年来的中考大纲没有太多联系,所以抛开它先从这本开始,试着做。”

埃米低下头看着手中沉甸甸的五年好题三年重高,瞬间学习热情下去了一大半。

啊…?

试试就逝世。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