泝.水入成墨

伪酷哥风渣男泝(su)墨,性别男,爱好娚。APH凹凸双厨,图文渣。现在进行一轮菜鸡走路。

【卡埃】震惊!原来这种事其实亲亲就能…

卡埃短篇沙雕甜品幼儿园pa,卡认错埃性别,有成人组激情摄入,欧欧西有渣文笔有bug有,成人组cp是雷安,如有不适请及时撤离。


♡罗里吧嗦的作者语:最近考试有点小多比较忙,打算这次写沙雕短篇后面写点刺激的小长篇,比较正经的类似以精神病院为媒介的条子大战黑道(什么鬼)这样就能开小破车,还在研究弟弟组如何高速开车同时又尽量不会欧欧西的办法。(现在大概要放弃了脑子里只有开车)


下翻看作者激情沙雕

↓↓↓↓↓↓↓↓↓









雷狮现在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受。

正在一分二十五秒前,他不慎手滑将他心爱的瓶中船摔了个粉碎。其实他并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只要他乐意,随手一挥就有人能分分钟给他买几百万个堆在家里取悦他雷狮开心,但现在手中这个普通的廉价的凹凸宝上九块九包邮的瓶中船却不一样。

它是雷狮从两年前就一直暗恋的人送给他的,即使现在关系似乎根本没什么进展,但看它已然粉身碎骨的模样雷狮就觉得他和那个人的感情也胎死腹中。

更令雷狮心绞痛不已的是,让他手滑的人是他一直以来都死死守护住的幼弟。

卡米尔正站在雷狮面前抬头一脸被惊吓到的模样,眼睛眨巴眨巴看看雷狮又低头看了看瓶中船的尸体,年幼的卡米尔断定自己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

其实本该不是这样的,当初因为卡米尔究竟是请幼教来辅导还是去幼儿园上学的事雷狮决绝的做出还卡米尔自由之身的伟大决定,他当然也怕卡米尔会受到欺负,于是在开学第一天哥俩就专挑踩铃儿的点进,当时小朋友们已经端正坐好等待老师接下来的安排,身为在凹凸幼儿园工作三年的安迷修第一次遇见打扮成黑社会老大模样的家长,还是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家长,只见雷狮右手猛的摘下墨镜,笑的就像个反派,下一秒钟他就伴随着小孩子们的哭声被安迷修猛的关在教室门外。

雷狮震惊了,醍醐灌顶的那种,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将如此帅气迷人的他拒之门外,等安迷修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时发现雷狮一脸认真的站在门口,顺便开口说了句“老子包养你了,翘屁嫩男。”随后卡米尔被安迷修带进班级里,雷狮也顶着左脸的红手印回家去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路过的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个帅气渣男一定把追求刺激贯彻到底了。

言归正传,其实故事开头的祸根与俩兄弟和幼儿园老师都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卡米尔在幼儿园中无意之间注意到的一个傻乎乎的小女孩。

女孩儿的名字是埃米,她的发型是一个大大的黑色的问号,大概是对世界的求知欲吧,穿着宽松的小外套欢快的在教室里旋转跳跃闭着眼,结局自然是一个没有任何水分的平地摔,不怕骄傲,卡米尔给这个杂技表演十分。

要命的来了,从来幼儿园之前就能对人们之间的相互感情有青涩理解的卡米尔断定每次埃米摔倒的瞬间自己的心跳会突然加速原因只有两个,第一个是他有心脏病,这不可能,卡米尔判断道,他至少明白这感觉必须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他没有,他几乎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再者,就是他被对方的举动深深吸引,没错,他恋爱了。

爱情总是盲目的,卡米尔小朋友将只是因为对方突然摔倒吓了自己一大跳的可能性忽略不计,并对他的爱情进行了暴风骤雨般的侵略,行为如下:

和埃米约会(在幼儿园一起吃三餐)。

和埃米逛街(结伴去小花园)。

和埃米有亲密接触(互相拿错了餐具)。

卡米尔对近日来的作为很是满意,他觉得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然后就前方了两年。

直到有一天的傍晚,幼儿园该放学了,安迷修给每一个小朋友他们喜欢的叠纸来折千纸鹤,埃米想冲上去把唯一一张蓝色的叠纸拿走,结果个头太小只,重心也不稳一下子被挤开后脑勺顺便还不知道被谁的背撞了一下,脑门朝卡米尔的鼻子磕了过去。

卡米尔并不要紧,他当然第一反应是担心埃米,只见对方的大眼睛眨巴好几秒,是反射弧的延长音,而后眼眶里突然就像会聚什么查克拉一样出现了豆大的眼泪,根本止不住的就往下掉,卡米尔的确被吓到了但还没有吓傻,于是抬手揉了揉埃米的额头。

只听埃米断断续续的哽咽,“我姐姐…呜…我姐姐说…呃呜…说亲亲的话就会有小宝宝…”

?????

卡米尔这次是真的傻掉了,于是等他反应过来恨不得揪住埃米的呆毛再来十口。甚至没有注意到其实只是鼻子和额头的车祸现场。

当然这种事没有发生,毕竟人设要他还是理性一些比较好。

“没关系,我会对你好的。”这一刻,卡米尔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肩上担负着他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卡米尔决定让雷狮见见埃米。

雷狮还是第一次见卡米尔要带朋友回家里,觉得可能是收来的新小弟没怎么多管,让他们自个儿玩去自己拿着桌子上的瓶中船打算放到高位置,免得那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小孩儿弄坏它。

“大哥,”卡米尔沉默一路终于开口了,“我们有小宝宝了。”

回应他的是玻璃摔碎的声音。

卧槽这个傻批呆毛对老子可爱的弟弟做了什么?洗脑吗?想和我弟结婚然后得到雷家的财产?这么小就已经嘴炮到这种程度了长大还了得?

卡米尔一脸惊吓的看着雷狮,然后低下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瓶中船的尸体,年幼的他断定自己还是说了不该说了话。

“哇啊啊啊啊!”

卡米尔回过神时雷狮已经一把把埃米单手提了起来,眼睛里全是阴霾,“小鬼,你究竟想要多少钱。”

说时迟那时快,雷狮的手机响了,他本来没心情管这么多的,看到联系人还是果断选择了接通。

“喂,雷狮?”电话那头是安迷修的声音,“我听艾比说埃米去你家里玩了?”

“嗯是啊。”怎么今天每个(他在乎的)人的话题都要围着这个小鬼转,还有那个艾比又是谁。雷狮腹诽着内心不满极了。

“好,我知道了,等一会我来接他。”

“什么,你们什么关系要你来接。”

傻逼直男自然听不出话中酝酿出来的老坛酸菜的浓郁味道于是回答道,“是邻居家的小孩,有时候工作很忙不太方便,所以我帮忙照顾他们。那先这样,我这边骑车先挂了。”

“哦。”

“大哥,”卡米尔率先把惊魂未定的埃米护在身后,“冲动是魔鬼。”

“啧。”雷狮才懒得斤斤计较,安迷修要来他家也没什么好兴奋的,自己现在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瓶中船也不过算是一种慰藉他的滑稽媒介,称不上定情信物一类的,况且这东西现在的状况也已经失去它原来的价值性。

“晚上好,抱歉来的有点迟,先送艾比回家去了一趟。”安迷修提着一些零食递给雷狮,面容显得稍有疲倦。

“我说安迷修,你是怎么教小孩的,”雷狮一脸戏谑的指了指正在和卡米尔堆积木的埃米,“这笨蛋撞了我弟一下还耍赖说自己怀孕了。”

安迷修也是听的一头雾水,心想这又是哪门子的格林童话。

安迷修蹲下身表情变得温和起来,大概从两个小家伙那里了解事情的原委后还是觉得小孩子太可爱了忍不住嗤笑出声。

“别担心了埃米,老师跟你保证,不会有小宝宝的,你们还太小了,况且埃米是个男子汉,所以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

“嗯!”埃米认真的点了点头。

什么男子汉?卡米尔奇怪的看着安迷修。

“是啊,而且要有小孩儿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雷狮一手搭在安迷修肩上痞笑道,“对吧,安老师。跟我们详细讲一讲如何?或者跟我实践一下?”

“雷狮…!”安迷修对这个总是戏耍他的大男生一直抱有微妙的态度。他不会恼羞成怒但似乎又适可而止。

“况且接吻可不是随便脸怼着脸就能应付的啊,”雷狮觉得无趣,于是慵懒的把下巴抵在安迷修的肩膀上摆了摆手。

“行了行了,闭嘴吧你,怎么不多学学你弟弟,又乖又懂事。”安迷修推开雷狮,拉着埃米的手准备离开。

“卡卡!下次我和安老师再来你家里玩!”

安迷修行,你滚远。雷狮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

“好。”卡米尔似乎还沉浸在妻离子散的悲痛中。

然而好像埃米其实是个男孩子的误会到这里都没解开。

但是真心喜欢的话可能到最后的最后都理所应当的不予改变。


—END.


继续欢迎各位的评论和喜欢❤


评论(5)

热度(165)